游客发表

小汤山医院“清零”!

发帖时间:2020-08-08 16:46:18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小汤这2例确诊病例中1人曾照料从武汉回来的岳父,至确诊新冠肺炎中间相差94天。

同时,院清搭载过3名确诊司机出租车的乘客,院清全部通过网络订单、线上支付及车载视频等线索精准排查到位,对追踪到的密切接触者由相关部门采取严格隔离措施。没人挑活,山医有了任务都抢着做。

穿着防护服不方便,院清能不喝水尽量不喝,实在渴了抿两口。小汤二是把好车辆消毒关。疫情发生以来共有3名司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均为1月23日前被感染隔离,山医1人治愈出院),自我省启动一级响应后,行业内未发生新增病例。

大量居民有买菜需求,小汤为了减少外出交叉感染几率,司机们与社区配合出去团购蔬果回来分发。

春节前夕,山医武汉城市公共交通按下暂停键,医生、病人、社区工作人员、居民的必要出行面临不便。

赶到保障车队其中一个集合点时,院清已经有一百多位像陈浩亮一样的滴滴司机应召前来。下楼后,小汤陈浩亮直接瘫倒在草坪上,躺了五六分钟才缓过来。

病毒不是很可怕,山医真正可怕的是心里的恐惧病毒看不见摸不着,山医每天接触的人多,难道就没有在一瞬间感到过害怕?有人觉得病毒看不见摸不着,好像幽灵一样无处不在,要我说,人是脆弱的,但是不至于那么脆弱。陈浩亮加入的滴滴医护保障车队,小汤有几千名司机在公共交通停摆之际出动,为他们提供帮助。目前,山医有包车需求的企业可向各级政府防控指挥部或复工企业的复工申请批准单位提出申请,山医申请通过后即可向运输企业提出包车需求和相关申请资料。

每晚回到家,院清处理完脱掉的防护服、口罩和衣物,他都要洗将近1个小时热水澡,最后再吃饭,感觉把身上的、心里的那些病毒全洗掉了。

相关内容

随机阅读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